大马国羽男单教练叶诚万表示,他现在一个人无法完成将李梓嘉训练成世界级男单好手的任务,必须要与男单主教练米斯本和教练陈贾寅共同合作

8月19日巴塞尔世锦赛即将打响,叶诚万表示:“我不排除梓嘉有能力取得好成绩,但还是需要专注每一场比赛,尤其是首战对阵奥利维拉,在这种大赛中,首战永远是最困难的,尤其是对不知名的球员。另外首战可以让球员了解球馆的环境及尽快适应。”


另外,面对现在大马男单教练格局,叶诚万说:“要想将国羽首号男单李梓嘉训练成世界级好手,就我一人是无法完成的,我需要与米斯本和陈贾寅携手合作,同心协力训练李梓嘉,帮助他提升突破,这更符合团队精神。”

由于世界羽联误把禁赛选手凯特放进世锦赛抽签中,导致整个女单项目抽签结果作废,8月10日,世界羽联对女单项目进行了重新抽签。


据丹麦媒体报道,凯特在7月份应该已经收到消息,之后她就被暂时禁赛了。

凯特可以说是非洲羽毛球的一姐,她多次夺得全非洲锦标赛女单、混双和女双奖牌,虽然来自毛里求斯,但她却是丹麦羽毛球界的知名人士,她目前隶属于丹麦北日德兰大区Aalborg Triton羽毛球俱乐部,该俱乐部主教练表示:“我们与凯特有很好的合作关系,我们相信她的清白,但是如果她最终被判有罪,那么我们就不会接受她了,合作将停止。”


该媒体试图采访凯特,但是凯特拒绝对此事发表任何评论,因为她下一步可能是等待世界羽联的听证会。凯特的母亲说:“我确定她从不服用类固醇这种东西,作为一名顶级选手,她知道她会随时接受兴奋剂测试。”

据丹麦媒体报道,凯特极有可能是在今年4月份尼日利亚参加全非洲羽毛球锦标赛时,误食了兴奋剂。


凯特今年4月份在个人Facebook上发文表示,对尼日利亚举办的非洲锦标赛感到非常失望,很多选手因为食物生病,我本人呕吐非常严重,还有些发烧。很多人不敢吃住处提供的食物,去超市买零食的可能性也很小,幸运的是我们可以自费从酒店购买食物,不过还是有一位选手生病了,在医院住了两天。

同时凯特质疑现场裁判严重偏袒尼日利亚当地选手,团体决赛20-19关键分时,一位尼日利亚选手明显碰到球了,但裁判并未干涉。此外现场观赛球迷很多人都拿着小型风扇,严重影响了羽毛球的落点。